推廣 熱搜: 四萬億計劃  操盤手日記  莊家操盤全揭秘  配資  60分鐘kdj  推薦股票騙局  5日均線  價值投資  高開  開戶 

中國養豬第一股雛鷹農牧是如何變成ST,和退市的地步?

   日期:2019-07-09     瀏覽:20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對于養殖行業來說,2018年是煎熬,那么2019年只能是難熬。因政策高壓、非洲豬瘟、全球經濟不景氣,養殖業遭受到全所未有的苦難
         對于養殖行業來說,2018年是煎熬,那么2019年只能是難熬。

因政策高壓、非洲豬瘟、全球經濟不景氣,養殖業遭受到全所未有的苦難。其中溫氏集團養豬業務下滑、大北農動蕩、正邦虧損...

注定!2019養殖業將會布滿血雨腥風....

2019年開春不久,號稱“養豬第一股”的雛鷹農牧就成為行業一個笑話,被股民和股東質疑。

據相關媒體報道:截至1月31日統計,雛鷹農牧的股價僅為1.46元/股,和其最巔峰時期的市值近300億元相比,蒸發近250億!河南排名第四的富豪侯建芳,遭遇人生的至暗時刻。

有果,必有因!雛鷹農牧的困境可能是冥冥之中的事情...

或許,有些事情發生在雛鷹農牧身上,不足為奇。對于這些布局或者策略,有人說說是“高手”、還有人說是“怪招”...實則就是因為這些布局導致雛鷹農牧陷入資金和債務難題。

不客氣一點講!這些所謂“高瞻遠矚”的布局,只是養殖行業的布局“奇談”而已。

當然,請各位記??!江湖中還有一句話:出來混,遲早是要還的...

接下來,跟我一起來探究下雛鷹從1988年發家到2019年的30多年的布局與奇談。

1、中國養豬第一股:打臉啊

 

雛鷹集團,即雛鷹農牧集團股份有限公司,由董事長侯建芳先生始創于1988年,2010年9月15日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成功掛牌上市,被業界譽為“中國養豬第一股”。

其實“成也蕭何敗蕭何”,中國養豬第一股幫助雛鷹農牧贏得了發展的動力和聲譽,實則也是雛鷹農牧掉入“債務深淵”的主要原因。

“用人家錢要還,欠人家的錢更要還。”

2、重金造豬舍:一開始就是個錯

 

2010年間,雛鷹農牧董事長侯建芳表示,未來雛鷹農牧還是會把主要精力放在擴大生豬業務規模上,并提出雛鷹模式——“利益共享、風險共擔”。

在雛鷹模式的核心思想下,雛鷹農牧養殖規模迅速擴大:2010年銷售生豬66萬頭,2011年銷售102萬頭,2012年銷售149萬頭。

擴大這些規模的場景就是建造“豬舍”。

因此,當溫氏集團在重金砸向育種時,而雛鷹農牧卻在全國各地風口的建設“豪華豬圈”。

我們發現,為建豬舍,雛鷹農牧投建了大量固定資產。截至2014年末,雛鷹農牧固定資產和在建工程合計41.8億,而彼時總資產不過72.4億,前者占后者的比例超過57.7%,也就是說,總資產中,大部分都是為豬建的“豪宅”。

比較詫異!5億元的豬住著42億的房子,一家以豬肉為主營業務的公司,不去好好養豬,卻建了如此多的豬圈,實在令人匪夷所思。

同時,雛鷹農牧吸納合作社錢、銀行的錢建造豬舍。這個舉動也為合作社和銀行爆發索要雛鷹農牧賠付和利息的事件,導致雛鷹農牧的資金困境,最后只能17億賣掉豬舍,而又無人接盤。

3、布局高端豬場:被時代坑了

 

雛鷹農牧再次擴張布局,想做高端市場。這是跑在的時代的前列,實則,消費升級時代,5年后才來到了中國,雛鷹農牧卻被時代狠狠地摔在地上。

2012年4月19日,雛鷹農牧將投資3億元在西藏米林縣實施藏香豬養殖項目。

據消息稱:雛鷹農牧與西藏米林縣人民政府簽署了《10萬頭藏香豬養殖項目合作意向書》,投資建設藏香豬養殖項目。同時,公司還將建設與之配套的生豬屠宰場和飼料廠。預計總投資約3億元,占地面積約10萬畝。

我們看到,2011-2012年養豬市場處在高位階段。又受2011年春節前后疫情泛濫和原材料上漲雙重因素的影響、豬價連續下跌、豬周期影響整個養豬行業。

而,雛鷹農牧希望借此舉開辟高端豬肉的市場,這樣為雛鷹產業布局買下伏筆。每一個環節都需要需要重金布局。包括后期:雛牧香。

4、開店賣豬肉:被模式玩死

 

線下開店本來就是養殖業走向前端的最佳場景,但雛鷹農牧在這一點迷路了,甚至是被自己玩死了。

“雛牧香”是雛鷹農牧首個終端品牌,2012年9月推出后快速擴張。其采用加盟代理制,店面最高時候,雛牧香專賣店在河南有109家、北京8家、江浙滬7家。

據悉,雛牧香加盟費用高達30萬元,合同期兩年,結束后加盟費如數返還,運營期間的房租、裝修、維修等費用全由雛鷹農牧集團承擔,但每個加盟店或直營店一直處于虧損狀態。同時,雛牧香內部管理混亂,產品也層次不齊。因此,有的商家做了一段時間半路退出,雛鷹農牧集團投入的資金也都打了水漂。

對此,有人給出結論,雛牧香的專賣模式是個詬病,被業內認為是在走一條十年前就已證明失敗的老路。

僅僅依靠收取加盟費而獲益的路子,肯定不適合做實業的養殖業。

5、搞電商平臺:被自己害死

 

養殖行業搞電商基本上都失敗了。而雛鷹農牧做的平臺式電商,此平臺類似“天貓”式綜合效勞渠,其想整合整個行業。這樣導致戰略失誤,至少新希望、大北農、溫氏這樣的養豬大戶不會與雛鷹電商平臺合作。畢竟,這似乎關系到數據和客戶等比較敏感的信息。

想想也是啊,誰會在一個競爭對手的平臺上上傳自己的產品和信息呢。

2015年8月份,雛鷹農牧上線新融農牧面,是一家向生豬養殖產業鏈的“互聯網+養豬”平臺型企業。以養豬公司為基地,經過結合上游出產資料供貨商、下游貿易商、屠宰場以及金融機構等資本,樹立新融電商、養豬出產云和數據效勞渠道,為豬場供應金融產品效勞,出產資料買賣、產品豬買賣、豬場出產辦理體系、出產技術指導和辦理咨詢等全方位效勞,然后處理豬場融資難等疑問,協助豬場進步出產辦理水平、下降養豬本錢。

然而,養豬行業本身互聯網意識問題、物流問題等等也都導致新融農牧的發展緩慢,甚至該平臺還處于燒錢階段。

6、投資沙縣小吃:欲望太多

 

這個布局貌似“情理之中”,其實又是情理之外,為何溫氏、新希望這些養殖大佬沒有布局餐飲呢?

難道他們沒有看到供應鏈的機會嗎?雛鷹農牧侯建芳的眼光會能高于劉永好?!

2016年12月,雛鷹農牧投資1.35億與沙縣小吃合作,力圖通過整合全國6萬家沙縣小吃經營店,提升沙縣小吃經營店存活能力及盈利能力。

據雛鷹農牧2017年年報,報告期內沙縣小吃在全國完成升級改造店面80000余家,每家單體店的年豬肉消費規模超過4噸,全年下來豬肉消費總共規模超24萬噸;同時,雛鷹農牧開始對部分沙縣小吃店供應豬肉產品,并開發上市十余種定制豬肉產品,率先在鄭州沙縣小吃店形成穩定供應。

據媒體披露,沙縣小吃一直處于雜散的狀態,品牌認知、店面裝修、菜品管理還處于“野生”狀態。另外,沙縣小吃的模式和加盟差不多,在店面升級、原料采購上,集團只是“引導”,小吃店主雖然使用沙縣小吃的品牌,但想在哪兒進貨還是比較自由的。

雛鷹農牧這次的危機,想在沙縣小吃里贏得主動,真的要打一個問號,6萬家店和24萬噸豬肉生意有可能又要打水漂。

7、搞養殖的玩電競:瞎折騰

 

太燒腦了。養殖企業布局電競。

2014年,侯建芳曾大氣拿出1136萬元支持兒子侯閣亭創辦微客得科技,成為侯閣亭入主知名電競俱樂部OMG的第一桶金。

2016年,雛鷹農牧又豪擲5億元,與WE俱樂部高管控制的上海競遠投資共同成立電競產業投資基金,其中雛鷹農牧認購額是對方的100倍之多,堪稱“有錢爸爸”。這成了一出“養豬戶與電競共舞”的奇觀。

然而,據雛鷹農牧信息披露,電競業務已陷入入不敷出、資不抵債的境況。其中噢麥嘎2016年營收1119.95萬元,凈利潤為負2471.17萬元;2017年上半年營收318.97萬元,凈利潤為負1496.47萬元,截至2017年6月30日,凈資產為負3542.54萬元。

如今,雛鷹農牧的資金困難,這些電競業務又該何去何從..

8、還債:以火腿還利息

多元的布局,雛鷹農牧已經來到“缺錢”的地步,雛鷹農牧已經挖空心思的想到:“以肉償債”。

2018年11月18日,雛鷹農牧的一紙公告,證實網上盛傳的“以肉償債”并非戲言。11月8日晚,雛鷹農牧發布公告,宣布將以火腿、生態肉禮盒等償還公司債務的利息。

公告顯示,受“非洲豬瘟”疫區封鎖、禁運等因素影響,雛鷹農牧生豬等相關產品短時間內難以變現,為了盤活庫存、緩解公司目前現金流緊張的局面,公司計劃對公司現有債務調整支付方式,本金主要以貨幣資金方式延期支付,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、生態肉禮盒等產品支付,債務范圍包括公司現有所有債務。

截至11月8日,雛鷹農牧已經與小部分債權人達成初步意向,涉及本息總金額2.71億元,目前尚未進行產品交割。

這次“以火腿還利息”已經讓命運多喘的雛鷹農牧遭受來自股民、股東、媒體、行業的笑柄,也為雛鷹農牧“缺錢”埋下火種。

9、燒腦:沒錢買飼料豬被餓死了

 

哈哈哈!這不是一個笑話。這是真的事件。

“養豬第一股”雛鷹農牧,2019年1月30日晚間披露業績預告修正公告,修正后預計虧損29億元-33億元。2018年6月開始,公司出現資金流動性緊張局面,由于資金緊張,飼料供應不及時,公司生豬養殖死亡率高于預期。

這句話的意思:因為資金鏈斷鏈,雛鷹農牧的豬沒有飼料吃,被餓死了。

還有人對此做了一個數據分析,33億大概有多少豬被餓死。假設每頭豬100公斤,以預虧的中位數31億元計算,大概要餓死280萬頭豬。即便以11.25元/公斤的價格和每頭豬100公斤來計算,31億元相當于270萬頭豬。

 

雛鷹農牧創始人:侯建芳

侯建芳,河南新鄭人。

其生于1966年10月,于1988年在家鄉創建雛鷹養雞場,2003公司更名為“河南雛鷹禽業發展有限公司”擔任總經理一職,現為雛鷹農牧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。

其實,侯建芳的創業經歷確實令人驚嘆。

侯建芳以200元養雞起家,以養豬發家而成功上市;他的公司經歷了1995年的瘟疫、2003年的非典、2004年~2005年的禽流感、2006年的高熱病,前進的腳步不但沒有受到限制,反而越發展越壯大越穩健。

他稱自己為“養豬的”,他創立的雛鷹模式已發展為“公司+基地+農戶”多方共贏的成熟模式,成為業界的標桿。

2010年,雛鷹農牧在A股上市,以每股股價35元的發行價登陸資本市場,上市3個月,股價最高炒到一股70元,市值逾90億元。

2013年,侯建芳以37.8億元的財富入選《2013福布斯400富豪榜》,排名第376位。

2015年,在A股大牛市行情的躁動中,雛鷹農牧在5月份行情結束前進行了新一輪定增,市值最高接近300億元。這也是迄今為止,雛鷹農牧最閃耀的時刻。

雛鷹農牧在資本市場的表現,也給侯建芳的財富帶來了光環。2016年,侯建芳以85億元的身價排名胡潤百富榜——河南富豪榜第四位。

然而,2017年,胡潤百富榜——河南富豪榜的數據顯示,侯建芳的個人財富急劇縮水17%,以70億元的財富位列河南富豪榜單第8位。

 

3點反思

截止目前,雛鷹農牧的總市值為48億元,而在2018年初,以均價4.4元為基準,雛鷹農牧市值還有138億元。一年之間,90億元市值消失不見。

從綜合信息來看,雛鷹農牧潰敗有2個重要原因:1)信譽體系的破壞。因為雛鷹農牧是上市公司,信譽體系的崩塌是導致股東和股民喪失信心而離開的主要原因;2)經營體系的失衡。雛鷹農牧的每一個產業布局都存在經營上的漏洞與問題,而這些問題的發酵導致集團與分公司、總部與合作伙伴的利益沖突,到最后分公司、合作伙伴飲恨不以。

另外,從雛鷹農牧的事件上,我覺得養殖企業和養豬戶至少有這3點反思:

 

一、錢的問題。

養殖行業是一個重資產行業,首要的就是資金來源,我們必須要處理好資金來源。資金是一把雙刃劍,讓資金成為我們的武器,而不是成為我們前行的制約。

同時,無論采用什么方式籌錢,必須要站在投資方思考問題。另外,遇到問題需要和投資方說清楚,得到投資方的支持。

二、布局的問題。

對于養殖行業的布局,其實有一個原則:從內到外,從橫向到縱向。怎么理解呢?就是先打造自身優勢的項目,解決內部存在的問題,之后再考慮跨界與融合。

縱覽新希望、溫氏集團的產業布局來看都是圍繞這個原則。比如:溫氏集團動物育種技術、牛奶產業、電商布局等。

 

三、合作伙伴的問題。

企業最大的紅利除了人才之外就是合作伙伴。養殖業的產業鏈條很長,上至育種、農戶、飼料等,下至加工廠、屠宰場、批發市場等,中間還有互聯網公司、金融公司等等。這些環節都決定這養殖企業的成功與否,只有處理好這些合作伙伴的關系,大家相互促進,才有更好的未來。反之,只有利用,勢必大家都會利益受損。

最后,2019年才剛剛開始,雛鷹農牧的惡性事情還在發酵,其實這個事件也給養殖行業發出了一個警告:養殖業迎來苦日子,做好自己,不要成為下一個

 
學炒股,請關注公眾號: 皆妙筆
 
 
更多>同類股票知識
0相關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股票知識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積分換禮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  |  贛ICP備17004342號-1
皆妙筆股票網
 
四川麻将初学图解大全